别再什幺都追求低价,该思考什幺是「合理」价钱:新血拚指南 ─

时间:2020-06-19 作者:

荷兰是个死爱钱的国家。或许是因为有很完善的社会福利,所以在假设大家口袋里无论如何都会有几毛钱的情况下,让「免费」这件事,在荷兰变得很稀有,也因此让荷兰人热爱所有免费的事物。那幺,荷兰是如何的死要钱呢?举例来说,在荷兰的百货公司、速食店、火车站等等公共场所上厕所,要钱;在速食店要美乃滋或蕃茄酱,要钱;连办张公共图书馆卡,年费二千四百块台币,谢谢惠顾。

在万事万物死要钱的状况下,在荷兰光是点个汉堡都会有不可思议的「人生选择权」。有天,我同学在学校的餐厅点餐:

同学:我要一个汉堡。
店员:好!这样是四块二。
同学:嗯嗯。
店员:这是您的找零及您的汉堡。
同学:……为什幺只有汉堡肉?我夹汉堡的麵包咧?
店员:我们的汉堡是只有肉,没有麵包的,如果您要麵包,您需要先告知我,我可以为您加点!(微笑)
同学:好……那我要加点麵包……(翻白眼)
店员:没问题,这样是一块五。
同学:(继续翻白眼)
店员:这是您加点的麵包,祝您用餐愉快!
同学:(……那汉堡里的生菜呢(注一)?)

低价/免费不该是唯一考量,而是该思考什幺是「合理」的价钱

在这样「使用者事事皆需付费」的长期训练下,我已经很习惯去速食店只买适量、吃得完的蕃茄酱包;上公共厕所时要自备零钱;有事没事要多去图书馆猛借书,把缴交年费狠狠的看回来。

日子久了,我在碎唸荷兰人是死要钱的小气鬼时,同时也对公厕的乾净清洁感到十分愉悦;对图书馆的丰富馆藏和舒适的硬体空间感到满意;吃着付费蕃茄酱时,也不免回想起生活在台湾时,不经意间所丢掉的无数免费蕃茄酱包。于是我对「使用者付费」的抱怨变少了,开始认真思考「免费」的真实意涵。

万物皆有价,服务来自于付出。当我们可以在生活中取得免费的事物或服务时,并不代表这些事物是真的免费,而是付出代价的不是我们这些免费使用或拥有的人。就像是免费的厕所,省下的是清洁的如厕空间,和清洁人员赖以为生的微薄薪水(注二)。而另一种「免费」的形式,是将该付出的代价,以无形的方式转嫁到我们身上而不自知。就像号称「免费」的蕃茄酱包,其实我们付出的,是对资源的无尽浩费。

最近在网路上引起广大讨论的挪威实境秀:血汗成衣厂:要命的时尚工业(Sweatshop-Deadly Fashion)(注三),则是另一个多数消费者在不知情/不思考的状况下,和时尚工业联手剥削劳力以换取惬意生活 ── 穿不完的廉价服饰 ── 的最佳範例。于是我停止对小气荷兰人的抱怨,期望自己能坚强的担起身为消费者的责任和义务:天下不该有白吃的午餐,使用者就该付费。换句话说,低价/免费不该是消费者在购物时的唯一考量,而是该思考,什幺是「合理」的价钱。

除了过于低价的商品或服务外,现今另一个消费市场上常见的状况是,物有所不值。虽说我们不该成为剥削劳工的共犯,但也不代表我们要急着去当潘仔。一个商品从製造到呈现到消费者手里,经过层层的「超幅」加值;在有钱大家赚的状况下,往往是消费者付出高额的代价,却进不了生产者的口袋,只肥了中间商的荷包。因此,当代消费者的课题,是如何在日常购物中,兼具荷包、社会责任又不致于当冤大头呢?或许强调对生产者与环境友善的「公平贸易」(注四)商品,是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基于以上反思,我家开始出现公平贸易的商品,期待自己的日常消费里,能有更多比例回馈给各个生产者,并帮助他们建立起一个有别传统商业,更公平有利的产销模式。除了茶包、巧克力、冰淇淋,和最近新入荷的公平贸易手机(注五)外,我更积极寻找能符合公平贸易精神的服饰,希望我能心美人更美。

新血拚指南:「公平服饰协会」网站

于是「公平服饰协会(Fair Wear Fundation, FWF)」网站成为我的新血拚指南。公平服饰协会是个根基于欧洲八国(注六)、致力改善服装业劳动条件的非政府组织,与其合作的服品牌饰共有120个,销售于全球八十个国家、二万家零售商店中。公平服饰协会依据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UN’s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及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ILO)的精神,制定了八大準则,以检核成衣厂的劳力环境:就业选择的自由、无就业歧视、绝对禁止雇用十五岁以下童工、组工会和劳资谈判的自由、维持基本生活的最低薪资、无超时工作、安全和健康的工作环境、法定的劳资关係。

依据这八大準则,公平服饰协会致力于协助合作品牌改善其劳工的工作权益与环境,每年在网站上会公布对合作品牌成衣厂的劳力环境评估报告,提出可取之处,或下年度仍需努力的目标,让消费者及厂商参考、思考,自己是否能在血拚/赚钱的同时,悍卫劳工人权。

有了这个正气凛然的购物指南后,接着就可以理直气壮的网购、血拚去了。于是我决定花些时间,好好的在公平服饰协会的网站上寻找我可以在荷兰买到的公平服饰。进入网站后,我先随便点选了个品牌。各位观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极地勇士装。很好,去极地也可以兼顾人权,不错!但目前没有去极地的打算,还是换一家好了。不知为什幺,我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别再什幺都追求低价,该思考什幺是「合理」价钱:新血拚指南 ─

别再什幺都追求低价,该思考什幺是「合理」价钱:新血拚指南 ─

<<图片来源:Moutain Equipment网站>>

接下来又乱点了另个品牌,然后看到这个画面:

别再什幺都追求低价,该思考什幺是「合理」价钱:新血拚指南 ─

<<虽然工作中的男人很帅,但不代表我也要打扮成工作中的男人吧!图片来源:Mauritz网站>>

别再什幺都追求低价,该思考什幺是「合理」价钱:新血拚指南 ─

<<还是要打扮成工作中的女人?图片来源:Uniform Brand网站>>

我立马从捍卫人权的极地勇士,变装为捍卫人权的勇壮工头。在勇敢的抹去脸上的三条线后,我又勇敢的继续点下下一个品牌。

别再什幺都追求低价,该思考什幺是「合理」价钱:新血拚指南 ─

<<图片来源:Tricorp网站>>

现在做完工要去踢球就是了!下一个!逼逼逼!(暴怒领红牌中)

别再什幺都追求低价,该思考什幺是「合理」价钱:新血拚指南 ─

<<这个老气的大便色飞行员装是要飞什幺?飞鼠嘛?还要价一百多欧元。图片来源:Anna van Toor网站>>

别再什幺都追求低价,该思考什幺是「合理」价钱:新血拚指南 ─

<<这是丐帮也有粉色少女心的意思吗?可是整套加起来要两百多欧元也,就算帮主也穿不起吧。图片来源:Anna van Toor网站>>

是说,总算是找到堪称正常的衣服了,而且该品牌在公平服饰协会的评比中,属于优良(Good)的品牌,意指该品牌努力在八大準则下,改善成衣工人的劳动条件。但目前为止我在该品牌网站上所看到的衣服,都样式单调又年龄层偏高。虽然我愿意付出较高的价格让成衣工人能领到合理的薪资,但我也希望能有美美的衣服穿,而不是花很多钱抢当欧巴桑啊!至少让我走个美豔人妻路线吧?而且网购通常是照片比实品好看,现在照片已有些沧桑样了,那实品……。

正当我要放弃时,眼尖的瞄到打折区。身为女人,怎幺能不在众人的期待下点进去看一下呢?果然,人就是要坚持(?)。打折区的衣服不但有较年轻的款式,且价钱也很亲切。虽然无法和H&M之类的平价服饰相较,但仍是普罗大众都可以接受的价钱呢。

别再什幺都追求低价,该思考什幺是「合理」价钱:新血拚指南 ─

<<这件模特儿比衣服好看的洋装(疑?),原价一百多块,打完折是40欧元。图片来源:Anna van Toor网站>>

在点尽网上千万网页,重新燃起了一丝丝希望后,我还发现了一个能快速找到邻近公平服饰店的APP,「衣着会说话(Talking Dress)」(注七)。在「衣着会说话」APP的指引下,我实际的走访城内的公平服饰店一趟,以确认公平服饰是否能像有机食品或公平贸易手机般,成为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

可惜的是,在前往城内唯三的公平服饰店后发现,非运动或是工作服的公平服饰店不但真的为数不多,且间间店里挂着的,都是一件件货真价实的金光闪闪大妈服,就连身边跟我抢衣服的,也是健步如飞的勇壮荷兰人妻,甚至是阿嬷。而价钱就更不用说啦,一件普通的洋装动辄就要数千块台币,若真要下手,大概一季只能买上个一、二件。

在网路调查/实地访察后,很遗憾的发现,大部份的公平服饰都是工作服或运动服,而一般服饰不但数量少、样式少,且单价高。虽然有少数几个品牌价格在还能负担的範围内,且算是不难看的正常衣服,并非全都是阿嬷裤,但因目前投入公平服饰的人不多,以致于普偏性不足,且只能到特定地点购买。

「公平服饰」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以此看来,公平服饰与非公平服饰的差距仍大,实在是难以吸引一般消费者;因此,公平服饰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能有更多消费者与各国政府的支持,那幺公平服饰的价格及设计,才能愈接近大众市场的接受度,就如同德国的有机食品。

依我德国友人的个人经验,德国的有机食品在刚开始发展时,也像台湾的有机食品一样,价格昻贵,高不可攀;但在近几年德国消费者的环保意识抬头后,愈来愈多德国人愿意多花一点钱,以支持更人道的动物饲养、屠宰环境或是有机栽作法。在市场逐年扩大的情况下,让「有机食品」的成本得以让更多人分担,再加上政府的支持与补助,进而价格愈来愈亲民,也让更多观望的消费者开始愿意投入这波利人利己的有机风潮。

以此反观时装业,公平服饰若能引发更多的民众与各国政府的关注与支持,或许会是当代荷包、道德与自然资源三难消费困境的解决之道?

注一:荷文里的汉堡(hamburger)有时是指汉堡肉,有时是指整个汉堡;而某些餐厅除了可以点一般的汉堡外,还可以只单点汉堡肉,再加上荷兰人习惯把东西分开来卖,所以才会有此状况发生。

注二:「使用者付费」的制度下,清洁人员或服务生的薪水以小费的方式让消费者/使用者支付,而消费者/使用者可获某种程度上的环境整洁/服务保証,同时也创作出工作机会,但此制度的合理性仍有待讨论。

注三:有兴趣的人可上网观看此实境秀,挪威语发音,有英文字幕,连结于此。

注四:关于公平贸易的简介,可参考:

1.公平贸易的十个大哉问
2.台湾以类似公平贸易概念在运作的平台 ──上下游News&Market

注五:拒绝血汗工厂 这只手机很「公平」

注六:与公平服饰协会合作的八个欧洲会员国为:荷兰、比利时、法国、瑞典、英国、瑞士、奥地利及丹麦。

注七:荷兰语的APP,有Android及iOS版。可直接在地图上秀出邻近的公平服饰店或二手服饰店。详请参见连结。

全文获授权刊登,请追蹤作者脸书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