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植物搬进生活空间里景观建筑师打造绿色环境

时间:2020-07-11 作者:

把植物搬进生活空间里景观建筑师打造绿色环境把植物搬进生活空间里景观建筑师打造绿色环境把植物搬进生活空间里景观建筑师打造绿色环境把植物搬进生活空间里景观建筑师打造绿色环境把植物搬进生活空间里景观建筑师打造绿色环境把植物搬进生活空间里景观建筑师打造绿色环境把植物搬进生活空间里景观建筑师打造绿色环境把植物搬进生活空间里景观建筑师打造绿色环境把植物搬进生活空间里景观建筑师打造绿色环境

潘振荣设于槟城的公司Landart Design坐落在乔治市逾80年历史的秋泰路(Jalan Chow Thye)的一座双层老屋内,附近是一栋栋高耸入云的现代化商业大楼,使其公司显得鹤立鸡群。

还未踏进其公司大门,就被门前一株株绿色植物,以及週围的绿叶篱笆给摄住,感觉仿彿身处公园,而非处于办公环境里。

从大门往老屋后方走进去,推开后门抬头一望,天井是一大片由绿色植物构成的墙壁,还有一盆接一盆的绿色盆栽,使之看起来犹如一座小公园般绿意盎然。

提倡亲生物设计概念

这些都来自于潘振荣的概念与设计,他提倡亲生物设计(Biophilic Design)概念,贯彻将生活环境与自然生态互相融合的概念,因此,其办公室显得碧绿青翠,素净清新。

出生自吉打州的潘振荣,在大学时期原本有意到外国修读建筑系,最终却因为学费昂贵而作罢,正好当时马来西亚科技大学开设首届景观建筑系,他遂主动向教授毛遂自荐,最终如愿被录取,毕业后担任景观建筑师直到如今,已有22年。

他说,景观建筑师是空间的创造者,景观设计注重的不只是环境的硬体建筑,更注重将软体融入其中,绿色植物是其中一个重要元素。

“每当一项房屋发展计划展开时,无论是建造居住环境或公共场所,除了建筑物和硬体设施之外,我们也应尊重大自然,把植物、水和光注入环境里,如此一来,硬体和软体得以互相调和,人与自然界也得以和睦共处。”

他指出,亲生物设计的概念是提倡人与大自然的融合,因为绿色居住或工作环境可以创造一个气温适中,空气清新和流通,减低高频率噪音的干扰的空间,从而提升人的幸福感、工作效率和创造力。

凭靠五感赋予空间灵魂

潘振荣强调,以五感,即触觉、听觉、视觉、嗅觉和味觉来赋予空间灵魂。空间除了需美观,更需强调实用性和可持续性。而景观建筑师本身得站在民众的立场,以五感来设想空间的实用性,如此才能设计出可吸引民众持续使用的空间。

“举例来说,我和公司团队曾设计过槟城The Light Linear Park线形公园,该公园不只是城市中的一块绿肺,也是一个可供民众骑脚车和运动的公共休闲场所。还有,我们也曾为槟城的土库街(Beach Street)设计无障碍设施,方便残障人士在该空间里活动,同时也为历史悠久的土库街进行美化工作。”

此外,他及其团队也曾为槟城湖内区的中环绿色公园(Sentral Green)设计景观,他们除了设计可供儿童和成人活动的空间,同时也照顾到乐龄人士和有特殊需求的人士,即特别设计可协助他们运动和进行物理治疗的公共空间。

设计独特的景观建筑设计除了能发挥美化作用,同时也可作为所在环境的标誌性建筑。他曾为位于槟城着名旅游区葛尼道的交通圈进行设计工作,并以不锈钢製成波浪形状,搭配一群海鸥造型的雕塑,以及一颗颗圆形灯,加上喷泉和绿色草坪来象徵“繁荣的浪潮”,使该交通圈不只是维持该旅游区交通秩序的设备,同时也成为许多游客拍照打卡的旅游景点之一。

“此外,景观设计也能成为民众的方向指标。我曾以象徵'十全十美'的10个海鸥造型的雕塑来为槟城的敦林苍佑大道设计景观,当时,我设计10只'海鸥'飞往的方向与车辆从乔治市前往槟城大桥的行驶方向一致,这不止有助美化该大道,同时也有助于交通使用者清楚辨识所使用的车道方向。”

查资料寻文化根源 荒废土地注入新生命

潘振荣说,一个空间或环境若因残旧而被荒废,那就等于失去可利用的价值。

“我们应当研究被荒废的空间的历史背景,寻找它的文化根源,然后为它注入新的元素,并为它创造新的价值。”

因此,每当他与团队为一个环境或空间设计景观时,他们都会亲自视察该土地,或是通过大学的研究资料来了解那一块土地的历史与文化,以便通过景观设计将土地的历史渊源传达给民众。

景观设计师陈蓉舫也是其团队成员之一,他说,以雪兰莪州雪邦区CyberSouth中央公园为例,他们在研究那一块土地时,了解到它在百万年前曾是热带泥炭森林,且曾是少数原住民“德姆安”(Temuan)族的部落,约80年前,该处更曾是锡矿场,后来变成废矿湖。

于是,他们便以“过去,现在,未来”三个层面来设计该土地的景观。 “过去层面”是指找回并栽种热带泥炭森林的树种,以及通过原住民德姆安族的编织图案来重现该土地过去的历史。 “现在层面”则是以废矿湖为核心设计元素,而“未来层面”则是规划未来并创造一个休闲且充满活力和健康的绿色场所供民众使用。

潘振荣说,他与团队在规划和设计一个空间和环境时,都会确保当地的生态系统得以不受破坏,让生物之间环环相扣的食物链得以维持,以共同为环保献力。

“有些房屋发展计划涉及开发山坡和森林,导致树木被砍伐,甚至破坏了鸟类和昆虫等生物的栖息地。因此,我们设计景观时,有责任在住宅区里栽种更多植物,好让鸟类和昆虫得以重新回到牠们的栖息地,唯有如此,生态系统才可以生生不息。”

打造空中花园  为高楼添绿意

潘振荣说,现代都市的房屋发展计划以高楼居多,为让住在高楼的都市人有机会接触自然生态,他认为,在高楼中打造空中花园栽种花草树木,将有助创造休闲绿色环境。

此外,他也“借景”房屋範围以外的树木成为住宅区内景观设计,让房屋的外面与里面的自然景色互相融合以创造绿意。

除了为居民创造绿色环境,他也曾在其中一项景观工程中,在公寓底楼保安亭前栽种许多树木,让访客在保安亭前等候时,不至于在猛烈的太阳底下曝晒。

此外,他也利用玻璃来设计景观,以便通过自然採光推动该空间使用者减少电力的用量,以响应节能减碳的环保运动。

与客户沟通最具挑战性

过去逾20年,潘振荣接触过许多形形色色的客户和合作伙伴,即便他曾经因此自我怀疑且信心受到打击,但他始终没有放弃对这份职业的热爱。

“初入行时,我曾为一名客户设计私人洋房的景观。但我花了很多心思完成的景观设计图,却被客户不屑地丢在一旁,让我感到很受挫。当时,我曾怀疑自己的能力,并不停自问:'我真的不行吗?'”

他说,在经过深思熟虑后,他最终向该名客户提出退出合作计划的决定。

“还有一次,我把团队精心设计的景观图向负责建造客户房子的建筑师进行简报后,对方却回应说:'对你没有信心!'让我感到不好受。那是因为我与团队都花了很多心血来设计,如果对方对我们的团队没有信心,为何还要继续合作?”

他指出,这一行最具挑战性的不是设计,而是如何和客户沟通。 “每个客户对景观设计的要求都有所不同,因此,我们双方得不停地沟通和协商,以便可以在互相尊重和信任的情况下完成景观设计工程,创造良好的合作关係。”

他说,从事景观设计业的首要条件是热爱大自然,再加上热忱,以及对美感与生俱来的天份,而他的人生座右铭是,无论多成功,都得时刻保持谦卑的态度,才能持续创造更好的设计。

将为敦拉萨摩天楼设计景观

潘振荣说,景观设计的工作无法单靠一个人独力完成,因此,团队的团结与合作非常重要。比较小型的工程只需由4或5人即可完成,反之,比较大型的工程则需由8人才能完成。

至于工程的完成时间则胥视空间面积的大小而定,他和其团队至今曾完成的最大面积的景观设计工程是槟城“IJM Metro East”大型发展计划,该景观设计工程利用长达12年的时间才完成,其範围涵盖IJM大楼、Pearl Regency公寓、The Vertiq公寓、Platino公寓、Bayswater公寓和e-Gate商业中心。

“每当我与团队完成工程后,看到很多民众经常使用我们所设计的景观空间,还有小朋友在那里开心地玩耍,民众在那个空间里拍照,还有听到许多鸟类和昆虫在绿意盎然的绿色环境里发出鸣声,仿彿在讚美我与团队所付出的心血,这一切都让我心中产生莫大的满足感。”

因为他与团队的用心,使他们过去多年来获奖无数,包括以“CyberSouth中央公园Immerse in Palimpsest”设计荣获2018年国际景观建筑师协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s,IFLA)非洲、亚太和中东区奖(Africa, Asia Pacific and Middle East,AAPME)“分析与总体规划类”卓越奖,以及2017年国际景观建筑师协会亚太区奖“分析与总体规划类”卓越奖。还有,他们也曾以吉隆坡Azelia Residence设计荣获2017年国际景观建筑师协会亚太区奖“空中绿化类”荣誉奖。

“接着,我与团队即将着手设计的大型工程是为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摩天楼设计景观,以注入本地艺术家的雕塑艺术品,为都市人打造一个友善的绿色景观空间。”

简介

◆具备条件:景观建筑设计技能、热爱大自然、对美感有敏锐性等等。

◆材料/装备:绿色植物、水、光、雕塑艺术品等。

◆服务範围:房屋发展计划、公寓、公共休闲场所、城市规划、酒店和渡假村、工厂、教育机构、商业中心、私人住宅等。

◆收费:依工程的面积和範围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