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成公主「西藏镇魔图」的现代意义:孩子,文化不是论斤秤两卖的

时间:2020-07-12 作者:

西藏镇魔图,是我每学期教授文化人类学极其锺爱的一个开场。

西藏镇魔图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七世纪,相传是当年文成公主嫁到西藏时,命人绘製的西藏地形全貌。随着这张地图的绘製,文成公主还依据当时藏人的佛教文化与民间信仰,为这幅地图增添相当可观的神话元素。相传这张地图时是文成公主动用当时中原《八十种五行算观察法》推敲而来,在这种风水演算法则下,整个西藏地形的布局就是一个裸身仰卧的魔女,而魔女全身经脉位置的方位都一一对应西藏境内重要河流山川的走势。

文成公主相信,治理西藏的首要之务是防止这个罗剎魔女甦醒过来,因此文成公主认为必须在每个要害处建立寺庙、构成结界,才能有效遏止魔女甦醒导致西藏文化倾覆,于是你看到在这张地形图中,魔女经脉的重要位置都设置了宫庙。例如,布达拉宫的设置就位于魔女心窍地带,而大昭寺之所以设置在卧塘湖附近,则是因为卧塘湖周边被视为魔女心血聚集的所在,最后,则是在魔女四肢的关节处设置镇魔十二神庙,这十二座镇魔神庙被看作是钉死魔女的十二不移之钉。

文成公主「西藏镇魔图」的现代意义:孩子,文化不是论斤秤两卖的

当然,以我们今天的地理测量技术来说,这张地形图相当有事,这样的一张西藏地形图不但不科学,而且怎幺听都鬼扯,比文青还鬼扯。而且我相信,在女性意识抬头的现代世界,这张地形图的意识形态也显得相当的政治不正确。还好文成公主不是现代人,否则我想她光是在网路上回应一群又一群排山倒海的知青、愤青就忙到没时间搞政治了。

但我相信,没有任何一种神话是愚昧的,端看你用什幺角度理解。我认为,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看,你不得不佩服文成公主的政治智慧。一千三百年的岁月,这些寺庙的存在,以及围绕信仰而起的政治、经济文化实践扎扎实实建构了藏族生活的核心。

文化是看不见、摸不着无形的存在,由于看不见、摸不着,在现代世界的常识中容易被视为是不重要甚至不存在。然而视而不见、触而不可得的文化,只要搭配一定的人事物部署,往往能构建最坚不可摧的有形资产。所幸文成公主当年设置的文化结界仍然屹立,因此坚信枪桿子出政权的老共,现在也还很辛苦的跟文成公主她老人家的千年智慧角力对抗。

我们甚至可以设想最糟糕的情况是,有天老共真的脑残用战机坦克的武力轰垮这些寺庙,但只要藏族人民的脑壳里头依然拥有信仰、并存在千百年来的生活模式,那幺寺庙摧毁了还可以再度建立起来,西藏依旧是西藏,不是你中国。这就是文化的力量,也是我们在文化人类学课程所应该学习的第一个基本观念。在我们这个肤浅的现代社会里,肤浅的人们问着文化一斤值多少钱,但我相信智慧的文成公主如果站在你面前,她会用很从容的眼神看着你说:孩子!文化不是论斤秤两卖的。

不过,文化人类学其实也是一们相当残酷的学问,因为文化人类学里有太多的故事,并不像文成公主的西藏镇魔图那样来的阳光,我们看得到的更多案例都是不可挽回的悲伤。是的,文化一旦成立,即使是强硬的权力或武力也许难以摧毁,但终究能腐蚀文化的是生活,只有另一种生活可以有效取代生活,只有另一种文化能完全消灭一种文化。

让我们回顾文成公主的忧心,她始终相信西藏文化的留存首要之务是防止躺下的魔女甦醒过来,因此几乎在魔女每个要害处处钉下了死钉。钉下的死钉不能摧毁,但可以拔除。柔性,然而有效的拔桩方式,不是武力,而是反向操作的挹注资源。

你可以设想在这些藏族政治经济中心设置全中国版图里最优惠的高等教育资源,不需要强力灌输制式的大中华思想,只要孩子的脑壳内部植入国际观,长大成人的他们,就会发现藏族文化只是世界文化的其中之一,而不是唯一。而当人们说着尊重信仰价值、尊重在地文化的时候,往往也是文化沦为可有可无之时。

你可以设想将这些藏族政治经济中心打造金融重镇,盖起一座又一座的大型商场与办公大楼,当藏族人民开始过着穿西装打领带朝九晚五的都会生活,那幺原本千百年来不移不易的传统生活模式就遭到了侵蚀。你甚至可以设想将这些藏族政治经济中心打造国际观光的旅游胜地,当藏族的人民有天开始脑袋里想着我如何有效的贩卖在地文化特色来赚取外国观光客的青睐时,事情也就有了变化。这难道不是许多少数民族祭典开始欢迎观光之后会发生的变化?当信仰、祭典开始植入了商业脑袋,信仰、祭典就不只是对内凝聚共同价值的仪式,而是一种现代人美其名为文化产业的消费活动。

这些都是我们在文化人类学里常会读到的文化移转、文化遗忘。终究能腐蚀文化的还是生活,只有另一种生活可以有效取代生活,也只有另一种文化能完全消灭一种文化。文化的结界,往往会在另一种再结界化的过程中被彻底遗忘、彻底拔桩。

►你看得见星期二吗?一个值星蛇神变成文化鲁蛇失落的故事
►文化人类学第三课:从新几内亚的马铃薯,思考社会的成熟度